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历星然新闻博客资讯网

都必须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照明

发布:admin04-26分类: 娱乐

  火焰与浓烟从巴黎圣母院中升腾起来。图片来源:ThierryMallet/AP

  巴黎圣母院火灾过后没多久,人们的反应就从这起建筑灾难的全球性悲痛,转变到了对损毁并没有那么严重的庆幸,并开始关注起重建事宜。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已经宣布,这所始建于13世纪的地标性建筑将会在五年之内重建,并“变得更漂亮”。

  马克龙在发表上述言论之际,还宣布了一项设计新尖塔和屋顶结构的国际竞赛——迄今已获得10亿欧元的私人捐赠。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称,他们期待一个“能适应我们时代的技术与挑战的新尖塔”。

  那将意味着什么?抛开其他不谈,这对建筑师与设计师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90米(300英尺)高的尖塔,曾是这座城市相对较低的天际线上,最为人熟知的地标。它于1850年由维欧勒·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扩建,本身就是对始建于13世纪的尖塔的替代品,后者因年久失修已在1786年被拆除。一个新尖塔将会更为恒久。但是这个新增添的部分,应该(或者能够)建成什么样呢?

  就哥特式建筑而言,巴黎圣母院是当时科技含量最高的丰碑。和许多教堂一样,它的历史也在不断变化更新。数个世纪以来,中世纪教堂的屋顶几经火灾蹂躏和替换:例如,1194年及1836年的沙特尔大教堂,以及1877年的梅兹教堂。在每个案例中,替换工程都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技术——永远不复制原始样貌。例如,沙特尔大教堂的尖顶,12世纪使用的是木材,19世纪时则被换成了生铁和铜打造的新结构。为重建巴黎圣母院而举行竞赛的决定值得称赞,因为这是对新干预传统的承认。

  另外,被烧毁的屋顶有木制框架——每一根都是由一整棵橡树做成的——总共1300根,因此得名“森林”。但它少有人来参观。所以,这无疑是一个用现代的、防火的、轻便的替代品,重建一个曾经隐蔽的——现在已被摧毁的——木结构的良机。最理想的结果是,旧结构的主导与新结构的最高标准的结合。

  我想人们会说,现在它被烧毁了,那么就应该加入一些当代的东西。胡扯!它不仅仅是一幢建筑,更是一件文化制品,是法国性的象征。有的建筑师会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因为技术在变化,所以建筑就总是应该反映这些变化。但是文化——我们思考自己的方式,我们如何定义自己——并没有快速变迁。实际上它变化得非常慢。将这二者混为一谈是个严重的错误。

  应该遵循修复约克大教堂(约克明斯特教堂,在1984年也遭遇了一场类似的火灾)的方式,这样人们就不会留意到重建。有一种疯狂的观点认为,任何替代品或新部件都应该带有“当代印记”,这通常被解释为,为了向人们展示它们是现代的,修复需要看起来异于原貌,因为如果人们将二者混淆,那将非常糟糕。但我看不出来糟糕在哪里。建筑师究竟是在为谁服务呢?是为了那些最愚笨、眼拙的人吗?在这种情况下,建筑师必须让修复看起来明显不同于原貌,这样观众就不可能犯混淆新旧的错误。但如果是一个行家,他一去约克明斯特教堂,就知道哪些地方是翻新的。

  有可能将巴黎圣母院的尖塔完全复原吗?从理论上说,可以。作为一个尖塔,它的结构相当复杂,但我想它在各种数码和摄影调查中都被很好地记录下来了。至于是否存在这样的工艺技术呢?是的,当然。木艺、金属制品、屋顶镀层都是可以实现的。

  但在某种程度上,修复也可以是破坏的一种。在建筑修复中,人们将已经消逝的历史毁坏。巴黎人民现在应该做一些针对这个时代和这个文化的事情,为蕴藏于教堂历史建筑结构中的悠久年表增添新的篇章。这是创造的良机,它可以意蕴深远,令人尊敬,得体合宜,富有精神性,但与原貌不同。

  历史从不停滞不前。巴黎圣母院就花了几个世纪修建。这场火灾现在也是历史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巴黎圣母院更倾向于被视为坐落在双塔、玫瑰窗和雨漏之间的部分,因此尖塔就自然成为了一个有表达性和象征性的所在。

  问题是,现在关于我们是谁的表达应该是什么样?或者说,现在的法国人是谁?它代表的是什么?巴黎圣母院建于教会代表国家的时代,但现在显然已经不是这样了。这座建筑属于法国,它是法国之魂。

  我们有责任保护这座建筑的遗产,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赋予它新的生命,让它与时俱进。差异的力量并不是一个现代的概念。我们需要对自己所处的位置充满信心,不仅要庆祝现在,还要展望未来。

  我们为法国与现代的关系喝彩,这使得我们可以用实践做出贡献,而这种方式在伦敦可能会更成问题。蓬皮杜中心也是一场开放竞赛的结果。两位年轻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与伦佐·皮阿诺)胜出了,而这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看着那些没有屋顶的教堂照片,这让我想起考文垂教堂:能看见天空,有妙不可言之处。我想今天我们可以把屋顶做得采光更好、更透明些,那样屋顶就会有自己的效用。各种质感都会随之涌现。

  无论建造什么建筑,都必须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照明,即使是从更广泛的节俭和资源稀缺的角度来考虑。这会有一个光明的前景,它可以成为(建筑界的)“灯塔”。

  每个人都在关注“新的尖塔会长什么样”,但实际上,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保存原初就在那里的东西。我们不想失去内部的原始哥特式拱顶。在那之后才是屋顶空间的用途问题。这是大教堂上层的一个很大的空间,我的问题是,有什么巧妙的方法可以利用它吗?

  对我来说,相比新建一些东西,使其变成一个现代思潮的宣言,还有一个更深刻的问题。我想这也和屋顶空间的功能性相联系。我们可以做一些令人惊异的东西,它们可以讲述火灾的故事,揭示一些和哥特式拱顶有关的事情。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