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历星然新闻博客资讯网

陈立仁怕影响刘重天休息

发布:admin04-17分类: 娱乐

  齐全盛刚走,其女——蓝天集团董事长齐小艳找到赵芬芳,向她提出拘留蓝天科技聘任总经理田健,说此人受贿三十万。赵芬芳左右为难,因为田健是齐全盛批准引进的高级人才。但齐小艳非要赵芬芳签字批准立案不可。

  与此同时,田健到市委找齐全盛求救扑空,拦车赶往机场。镜州市检察院干警紧急追捕田健。这时,省委副秘书长刘重天收到一封重要的举报信:白可树和市委秘书长林一达有严重经济问题,案值高达几千万,很可能涉及齐全盛。严峻的问题摆到了面前:不让齐全盛出国,会产生很坏的国际影响,让齐出国,则有可能让齐逃掉,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将齐全盛拦在国门之内。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田健冲到机场时,齐全盛一行的飞机已腾空而起。田健在机场被捕,旋即在其宿舍搜出现金三十万。为防打草惊蛇,省委决定暂不碰白可树和林一达,但严密监视。

  省委书记郑秉义指示,由刘重天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查办镜州腐败大案。刘重天十分愕然,没有答应,说自己曾在镜州当过市长,和齐全盛的矛盾尽人皆知,接办此事似有不妥。郑秉义给刘重天一天的时间考虑。

  刘重天的夫人邹月茹苦苦劝他,谁都可以做这个调查组长,唯独你不能去。七年前,刘重天被齐全盛排挤出镜州。在离开镜州时,途中遭遇车祸,儿子身亡,夫人瘫痪。由此结下怨恨。但在最后时刻,刘重天决定服从组织的安排。 齐全盛旋风般地穿行在欧洲大陆,招商引资。在法兰克福,齐全盛正和克鲁特先生大谈他的得意门生田健时,忽然接到齐小艳的电话,得知田健被赵芬芳立案批捕,大怒。齐全盛认定赵芬芳摆不正位置了,隐约嗅到了某种危险的政治气息,断然决定提前回国。

  省委得知齐全盛提前回国的消息,决定对镜州动手。齐全盛回国之夜,刘重天与调查组的同志掐算航班的着陆时间,紧张布置对白可树、林一达的行动。 此时齐全盛虽预感到镜州要出问题,却不知问题严重到何等地步,途中接到自己的老领导、原省委书记陈百川秘书的警告电话,说镜州班子中两个常委出了问题,陈百川很生气,摔了两个大茶杯。齐全盛一听,慌了神。 刘重天要求镜州检察院把田健移交到调查组。此时,田健已昏迷不醒。刘重天倒吸一口冷气,再晚一步只怕他们要杀人灭口了!齐全盛闻听举报材料出自田健之手,惊呆了。齐小艳告田健受贿三十万;田健把白可树、林一达举报了。这一连串的事,是无原则的窝里斗,还是另有隐情?齐全盛百思不得其解。

  刘重天和调查组的同志紧锣密鼓地开展调查。林一达极力声称自己不是齐全盛的人,而白可树则大骂刘重天是“还乡团”,对镜州搞政治报复。

  市委宿舍大门口,刘重天和齐全盛不期而遇。风雨之中,两个老搭档兼老对手各自从车上下来,在风雨中别有意味地握手,进行了第一次暗藏锋机的交谈。

  齐全盛一夜未眠。此时,他最想见的一个人是市长赵芬芳。不料,赵芬芳让丈夫钱初成挡了驾,谎称身体不太好,到医院去了。放下电话,钱初成劝赵芬芳到医院住院,躲过这最初的锋芒。赵芬芳讥讽钱初成: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腾出房间,和齐小艳鬼混?最终,赵芬芳还是收拾东西走了,她没去医院,却到了镜州下属的贫困县北岭,察看山体滑坡的情况。

  齐全盛告诫夫人高雅菊,要小心刘重天在她和齐小艳身上做文章。高雅菊有些纳闷。齐全盛告诉她,刘重天搞她们可以从根本上扳倒自己。在得知初步情况后,齐全盛决定赶往省委,挽狂澜于即倒。高雅菊极力阻拦,齐全盛不睬,厉声道:我必须向省委讨个说法!

  齐全盛推开省委办公室的大门,对正在研究工作的省委书记郑秉义和省委副书记李士岩说,我来投案自首了,镜州领导班子两个常委出了问题,我这个班长竟然一无所知,看来我的问题也不小,请省委对我也进行审查吧!李士岩和齐全盛针锋相对顶了起来。郑秉义却不动声色,要齐全盛有话好好说。 齐全盛情绪激动,说当年自己和刘重天搭班子时,就如何规划建设镜州产生过尖锐矛盾,造成了市委、市政府“一城两制”的局面。当年陈百川为了班子的团结,将刘重天调离了镜州,让赵芬芳做了市长,由此,刘重天恨死自己了。郑秉义好言劝慰,要齐全盛不要想得太多,回去安心工作。齐全盛满腹委屈。 郑秉义向刘重天反复交待,涉及到齐全盛的事都要慎重,齐全盛做市委书记没有绝对权力,你刘重天这个调查组长也没有绝对权力。 刘重天找到躺在医院治伤的田健,向他了解内情。田健态度强硬,说省里、市里的人他信不过,他要向中央的领导汇报,并表示:你们有本事就整死我! 刘重天在镜州当市长时的老部下、省反贪局副局长陈立仁根据举报线索,发现高雅菊收受了白可树一枚价值十二万的钻戒。调查组对白可树审查,白可树高谈阔论,满嘴大道理,矢口否认此事。七年前,刘重天的秘书祁宇宙因受贿五万股原始股,被齐全盛抓了起来。白可树指责刘重天想在他身上找突破口,搞打击报复。 刘重天指示陈立仁,不论白可树怎么顽固,这个口子一定要赶紧撕开。白可树迫于无奈,终于承认送了高雅菊一枚戒指。 白可树的盘问结果出来时,已是凌晨三点,陈立仁怕影响刘重天休息,没有汇报。次日早上,刘重天大骂陈立仁:为什么不汇报?我在电话机旁白白等了一夜,一分钟也没敢合眼!当即决定找高雅菊落实戒指一事。

  陈立仁找到高雅菊向她要那枚价值十二万的戒指。高雅菊怔了一下,大笑,从手上脱下一枚小小的戒指交给了他。陈立仁一看,不过是枚极普通的戒指,顿时惊呆了。一时明白,自己上了白可树的当。

  赵芬芳以抗灾的名义躲风头,既不理睬齐全盛,也不理睬刘重天。刘重天以省委调查组的名义打电话,要她尽快赶到调查组面谈。

  前王镇党委书记宋小栓是个官迷,想讨好齐全盛,热情邀请高雅菊带京剧团送戏下乡。团长孙光明大喜。没想到,回城途中,金字塔集团送的奔驰车却被市二建公司老板杨宏志拦下来扣了。原因是:剧团盖宿舍楼欠了杨宏志六百万工程款。孙光明情急之间,谎称奔驰车是齐全盛夫人高雅菊的私车。杨宏志表示,只要齐书记写个条子,他就放车。

  金字塔集团老总金启明和集团首席法律顾问蒋荣立,财务总监曲碧珠等人召开高层会议,会议的主题是:镜州一案对本集团未来的业务会有多大的影响?金启明询问“清理垃圾”的情况,提出吃掉大型国企蓝天集团的计划。

  得知戒指的事,齐全盛自知形势严峻,一面等待夫人高雅菊,一面严肃询问女儿齐小艳:白可树、林一达案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小艳极力辩解,说与自己毫无关系,田健是白可树要我抓的,而且三十万受贿款也当场从田健床下搜出来了。齐全盛大骂女儿糊涂,替白可树背了黑锅,上了赵芬芳的当。高雅菊回来跟齐全盛说了戒指之事,大骂刘重天借题发挥。

  刘重天同赵芬芳谈话,从迂回到正面进攻。赵芬芳看出了刘重天对自己的不信任,说了真心话:重天同志,你在镜州当过市长,你知道的,齐全盛太霸道了。七年了,唯有抓田健这件事是按我的意愿干的,我就是想揭开镜州的盖子。刘重天十分愕然,决定在对齐小艳审查前,由市委的干部跟她进行一次谈话。

  市委女干部钱玉玲——钱初成的妹妹,奉命和齐小艳谈话,了解蓝天集团的情况。齐小艳发现问题十分严重,借故上洗手间,破门而逃。

  刘重天得知齐小艳从市委逃走,十分吃惊。陈立仁大怒不止,认定钱玉玲故意放走了齐小艳。刘重天又一次找赵芬芳谈话,提出了疑问:你小姑子钱玉玲和齐小艳到底是什么关系?赵芬芳哭泣道:别说我小姑子了,连丈夫是不是我的我还不知道呢!赵芬芳抓住这一重要时机进行表态。刘重天牢记当年赵芬芳对自己的背叛,不动声色。赵芬芳建议刘重天派人到金字塔大酒店查一下齐小艳的行踪。

  刘重天会意,令陈立仁到金字塔大酒店,结果扑了个空,总统套房里神秘的女客人已消失了。

  从金字塔大酒店逃出的齐小艳在镜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吉向东的保护下,和金启明见面。金启明告诉齐小艳,白可树完了,她的问题也很麻烦,要求齐小艳中断和外界的所有联系,静观其变。齐小艳化名为徐美娜,现在的身份是美藉华人。

  孙光明到市公安局报案,称市委书记的夫人高雅菊的奔驰车被抢了。吉向东命令迅速成立专案组立即侦查。高雅菊很生气,指责孙光明把她架在火上烤。省委副书记李士岩听说此事,非常震惊,指示刘重天马上查清高雅菊奔驰车一事。 在市委办公室里齐全盛对前来汇报工作的周善本说,这一次自己准备做牢,准备被诬陷。而对终于出现在面前的赵芬芳,齐全盛则端足了架子,要赵芬芳把他出国期间的情况说清楚,并责问赵:为什么要听齐小艳的话,抓捕田健?赵芬芳被迫说出了齐小艳这些年大搞特权,让她和白可树办了不少私事。齐全盛震惊不已,这才明白:女儿齐小艳的问题极为严重。 齐全盛准备对蓝天科技进行实质性资产重组——跟德国克鲁特研究所的合作。而田健是克鲁特博士的得意门生,没有田健,这个合作就要落空。齐全盛对赵芬芳说:人是你抓的,你代表我,跟刘重天把田健要出来。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